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原标题:在车祸中丧生,只得到1000多元的赔偿 工商银行的保险基金并不容易获得

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海移民ZhiWeiChen於1月27日农历除夕当天下午,开着多用途汽车准备回家与妻子和双胞胎吃团圆饭时,在素里一号公路遭到另一辆由疑似吸毒男子驾驶的小型货车失控穿越中线撞击,导致ZhiWeiChen当场死亡。

  悲剧发生后,虽然会有保险赔偿,但家属至今仍未领到。善心人士为死者家庭在网上发起捐款,却遭到了诸多质疑,更有谣传称受害者家属已经领到百万赔偿,成了富翁。一场发自善心的捐款,却引起了风波和误解。广大读者们关心的赔款和车祸问题,细节究竟如何?遇车祸遇难,真的可以得到高额赔偿金吗?

  救急不救穷 

  善款以解燃眉之急

  上海移民ZhiWeiChen在大年三十当天遭遇车祸、不幸身亡的事件,加西周末已于2月18日第384期中进行了详细报道。由于死者是家的顶梁柱,而相应的车祸赔款没有那么快发出,因此全家在悲伤之余陷入经济困顿。死者的大学同学很快为他们一家设立筹款网站,上海文化经贸交流协会也在微信群裡发起筹款,希望帮助他们渡过经济条件最艰难的时刻。

  据了解,遇难者ZhiWeiChen的父亲陈献民在大年初一接到儿子车祸故去的噩耗,即赶办手续,于2月1日来到温哥华,周五(2月17日)返上海,陈献民表示,他刚退休,ZhiWeiChen是独子,为了照顾两老,原计划为他们办理团聚移民,且已提出申请,陈献民说:“没想到,还没办成,儿子就发生意外,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会不会被拒绝。”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赵来娣说,她自己是肺癌患者,赶回上海,就是为了做进一步的治疗,下次不知何时能再来温哥华,一方面是身体情况不一定允许,另一方面也是花费太高,由于ZhiWeiChen和Jennie的公寓不大,陈献民夫妇来温哥华,只能住旅馆,若待得太久,确实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陈献民说起儿子,不禁老泪纵横,他没法想象,儿子一向循规蹈矩,开车也遵守交通规则,没想到竟被疑似吸大麻导致精神恍惚的司机,以逆向行驶撞死,他提到,曾听人说起,肇事者已被警方释放,如果此事为真,让他无法想象:“在中国,吸毒醉酒驾驶,导致他人死亡,就是刑事罪,没想到,加拿大轻易就把肇事者放了!”

  事情既已发生,陈献民说,现在最担心的是双胞胎孙子的成长过程中会有阴影,希望更多的关注他们的未来,让孩子健康成长。

   

  筹款惊现谣言 

  死者家属竟成“百万富翁”

  然而,在筹款活动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有人质疑媒体报道“不诚实”,是“道德绑架”,没有报道ICBC会有死亡赔偿金;更有甚者,在微信群中发布信息说陈家已经获得150万的赔偿,并不缺钱。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本着对读者、捐款人,以及更重要的是对受害者家属的尊重和责任,加西周末就这起车祸及后续赔款事件进行了进一步的采访调查,确认受害者现在仍未收到任何保险金赔偿。记者也未找到政府提供补助的确切证据。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理赔150万?

  尚未赔付

  加西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按照一般程序,在ZhiWeiChen发生车祸死亡后,只要ICBC拿到死亡证明等相关证件,有关的死亡理赔一般会在一周内发出。但因为这起车祸可能涉及到毒品(肇事者吸食大麻),需待警方调查,因此,死亡证明等相关文件比较慢,故死亡理赔会延迟。而ICBC的第一笔理赔金(不论责任属哪方),要等到死亡证明各种文件到齐才会发出。至于肇事责任赔偿,会是另一个部分,可能有待律师去处理。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死者的妻子Jennie向加西周末表示,自己在丈夫去世後两周才见到丈夫的遗体,因此在车祸发生后并未立即收到ICBC的申请表格。Jennie也提到,她现在已收到ICBC的表格,但因担心条款不明,因此要找到律师后再行处理,现已确定了律师,如果拿到第一笔死亡赔偿给付,首先得支付丧葬费用。

  至于肇事责任赔偿,她说,迟早会有结果,但官司势必会持续很久,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而车祸后,亡夫的银行帐户又暂时被冻结,导致双胞胎儿子二月的牛奶金(约1000元)因是汇入银行帐户而无法取出,她已去信解决,三月份应可直接寄到她手上。

  然而托儿费用的两千元及其他生活费,她只能先向朋友借,Jennie说:“感谢朋友在我急难时,借钱给我,只要我拿到赔偿金,一旦如数归还,绝不拖欠。”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保险150万?

  并未购买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

车祸被撞了怎么赔偿(网络配图 侵删)

  既然不是ICBC,那会不会是死者生前买过保险?Jennie表示,自己的丈夫ZhiWeiChen并未买过高额的寿险。从Jennie的访问中可知,她目前手边是没有钱的,只能靠筹款暂时解决生活的杂项开支。

  此外,Jennie明确告诉加西周末:“我先生(也)没有买贷款保险。现在律师在处理房屋贷款的事,希望(贷款)在一定时间内可以转为我的名字(按,目前ZhiWeiChen的银行帐户已被暂时冻结),可以继续还房贷。贷款公司是不会停下,按照原先的贷款,每周从我先生账户扣钱。”

  对此,曾做过保险经纪,现为专业理财顾问的郭重容表示,“如果ZhiWeiChen生前有买贷款保险的话,他们贷款剩下未还清的部分,就由保险公司概括承受,一次还清。”郭重容强调,贷款保险属於寿险的一部分,通常在同银行办贷款时,银行都会建议业主同时买一份贷款保险,当然,业主也能选择向保险公司购买。

  最终获赔150万?

  不太可能

  每场车祸死亡的理赔,数额不一。ZhiWeiChen车祸一案,警方向Jennie表示,整件事故的责任,百分之百属于肇事者。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如网上谣言所传,死者家属能够获赔百万呢?

  Jennie的律师基尔(RobertKearl)在回复加西周末的相关提问时表示,“案件进行中,不接受任何访问或透露任何内容。”但按照ICBC处理死亡车祸理赔的几个先例,Jennie最後拿到的理赔金,可能离150万还差得很远。

  一个在ICBC工作,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向加西周末表示,对ICBC而言,所有的车祸死亡保险赔偿全部都是看个案(casebycase),没有固定的计算公式,而是要将所有相关因素进行叠加,进行考量。

  这位员工还强调,依以往ICBC处理各种各样车祸的经验,“只要牵涉到死亡的车祸,绝大部分都会打官司,为了争取更多的赔偿,律师也会想方设法厘清案情的各项疑点。因此,最终会赔多少,很难说得准。”

  举几个同为车祸的赔款案例。

  2014年初,高贵林一位9旬姓朱的老婆婆,在自家院子里被撞死,家属与ICBC交涉了一年後,最後仅获赔两千多元。ICBC给出的理由是她“馀年不多”,又“没有工作”。

  另一桩车祸发生在2002年的列治文,皇家骑警华裔警员吴吉米(JimmyNg,译音)被飙车青年撞死。责任显然完全在于飙车司机,但警员吴吉米最後也仅获赔14万。

  换言之,死者的年龄、收入及价值都会影响到赔偿金额。而且以上两起案例的赔款都远不到谣传的百万。这位ICBC的员工说:“相信这类牵涉到重大伤亡的车祸官司,时间会拖得很长,可能好几年才会有最後结果。”

  这“好几年”,对受害者家人,不但要承受心理的煎熬,还要面对种种现实的问题,如果能够有足够的保险来保障,会有助於受害者家人更早走出心中的阴影。

  不过,面对网上谣言和对捐款的质疑,部分捐款的善心人士发表了自己的态度:

  “这个上海老乡家庭,突然遭到如此之大的上海,作为生活在异国他乡的老乡,捐款只是表达哀悼和关注。人与人之间是需要相互守望互助,这与政府或相关机构的经济补偿意义上有些不同。”

  “我们群的几位外地朋友都是主动联系我要求捐款,而且叫我不要写名字,是我帮他们写上的,她们捐的不是钱是一片爱心。”

   

  违反交通规则 

  就是刑事罪

  车祸受害者的父亲陈献民曾向加西周末表示,他知道涉及吸毒肇事的司机,在被羁押数日後已被警方释放。如果此事为真,让他无法想像:“在中国,吸毒醉酒驾驶,导致他人死亡,就是刑事罪,没想到,加拿大轻易就把肇事者放了!”

  但本地法律援助机构ACCESSJUSTICEPROBONO项目经理,即西门菲沙大学(SFU)教育法律社会中心华裔社区教育顾问JimmyYan告诉加西周末,被释放(或保释)并不表示肇事者最终不会被判刑。

  JimmyYan表示,如果涉及吸毒而造成死亡车祸,是属於“分心驾驶”(impaireddriving,醉驾丶吸毒驾驶和开车使用电子产品都属这类),也是一种刑事问题,只是其级别与一级谋杀丶二级谋杀不同,它是属於过失造成他人死亡。

  虽然最後会如何起诉肇事司机,尚无定论,也不知肇事者是吸食哪一类毒品,但都可归结为“分心驾驶”,依照常规处理,肇事者应已被吊销驾照。其次,考虑到这个肇事者毕竟不会拿着刀跑到大街上对公众造成威胁,因此警方没有理由继续关押他。但是,正如JimmyYan所提示的,释放肇事司机并不代表免除他的法律责任,后续仍会有许多法律和诉讼程序要走。

  谈到有哪些交通违例有可能牵涉到刑事,JimmyYan提到,加拿大使用海洋法系(又称英美法系,与欧陆法系/大陆法系相对应),以十字路口来规范四面八方的交通工具,而十字路的出发点就是“牺牲效率,保证秩序”,与古罗马时代或现代法国以圆环来分流四面八方的交通工具不同。违反了这个出发点,就是刑事。

  JimmyYan指出,严格来讲,哪怕只是违反交通规则(闯红灯丶超速丶逆向行驶等等)也都是刑事责任,因为这些驾驶行为都有可能产生危害他人的结果,一旦被发现,就是一张罚单和扣分,只不过级别不像谋杀那么严重。

  省府为刑事受害人提供帮助

  对於包括重大车祸在内的刑事案件,带给受害人家属的,除了震惊和逾恒的哀痛,还有千头万绪的後续(法律丶财务)事务待处理,这类琐事,对他们而言,犹如在身负重担的骆驼背上,再压一大块巨石。为此,卑诗省府提供了相关的服务和协助。

  受害者服务(VictimServices):有很多服务是专门针对死者家属及友人的。譬如,社区机构和警察局都提供情感支持丶司法系统信息丶安全计划等。这些服务帮助受害者获得补助金,并在庭审过程中提供支持。受害家属可以通过拨打1-800-563-0808(免费)或登入www.victimlinkbc.ca。

  就业与收入服务部门(MinistryofEmploymentandIncomeAssistance):当死者家属无钱置办葬礼时,该机构能够帮助解决这部分资金短缺的问题。

  另外,如果急需更多帮助,也可以考虑拨打VictimeLinkBC的热线1-800-563-0808。它能够为您介绍其他的社区服务。其工作人员也能够在庭审过程中提供帮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