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票房低口碑」再次看到高票房和低声誉 有什么问题

原标题:再次看到高票房和低声誉 有什么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配图

再次看到高票房和低声誉 有什么问题

  当人们开始讨论起票房,电影行业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复苏。

  这里面的贡献,少不了“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八佰》,当然也少不了奇幻爱情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没错,不管你承不承认,这部口碑存在争议的影片,确实救了一回市场。

  七夕当天,大盘势如破竹,以单日5.2亿票房收官,成为今年电影市场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一扫之前疫情的阴霾。

  其中,《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则当仁不让地成了七夕当天的真正“头牌”,首映拿下2.77亿票房,创下2020年全球单日票房纪录(划重点,全球)。

  而在上映之前,影片就以复工首批定档影片吸引了行业内外的目光。在大部分影片都还处于观望阶段时,《我在时间尽头等你》高调定档七夕,像是在弥补没在情人节档上映的遗憾。时间开了个玩笑,在另一个情人节档,影片与观众再次相逢。

  需要承认《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对市场的贡献,目前撑起大盘的仍然是它和《八佰》,票房也累积到了4亿。但也不得不提影片面临的尴尬境地,在高票房高热度的对比下,影片的口碑显得黯然失色,豆瓣评分仅5.1。

  票房口碑成反比,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有人开始抢答了,“当然是电影质量”。这是个很政治正确的回答,但很难准确地指出问题所在。因为衡量一部电影质量究竟好不好,参考维度太多了,故事内容、镜头语言、演员表现等等,很难下定论。

  即便以此来评价《我在时间尽头等你》,似乎我们也不能认定它就是“烂片”。故事内容上,扭转时间拯救爱人的故事离奇浪漫,跟国外很多经典的奇幻爱情电影《时空恋旅人》、《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与君相恋100次》一样,都有个非常有趣的设定。而从影片的海报细节上看,影片也有致敬以上这些经典的意味。

  在穿越设定的基础上,影片始终以爱情为主线,林格的三次时间逆转,都是为了挽救邱倩的生命。而这个过程的揭开,是通过一本笔记本里的自述,一个故事开始,一个故事结束,就如同笔记里的白字黑字一般,有迹可循。所以整体来看,影片的完成度是比较高的。

  那么就要落到个人观感上了,看爱情片其实比较注重氛围以及观众当时的情绪状态,比如一对情侣看了感情更深了,也就会移情影片给高分;反之,如果看电影前突然对象提分手,越看越来气,自然容易低分。

  别的类型不好说,爱情片倒是人人都有发言权,这就使得舆论场很复杂,很难出现一边倒的局面。正如导演姚婷婷在采访中所说:“因为爱情离观众很近,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爱情的解读和理解,所以对于爱情片来说,观众们能去解读或者评价的东西就特别多。”

  纵观近五年国产爱情片票房前十名的电影,确实很难有超过7分的作品。爱情故事很难出新,而《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算是其中比较有意思、有趣的故事了,这点是应该被鼓励的。

  个人观感是一方面,观众层次是另一方面。对于阅片量大的专业影评人来说,影片的故事并不算新鲜,除了爱情没有更深度的内涵,得不到他们的青睐情有可原。但对于更多地普通观众来说,影片是友好的,不仅引入物理天才朋友解释设定,而且加了范伟这条父子线。

  从观众评论来看,有两个年龄层的观众对影片“情有独钟”。其中一个是中年观众,影片男女主都经历了从少年到中年的时间过渡,从少不更事到历经沧桑、懂得真爱,这也正是很多中年观众的心路历程,带着代入感去看这部电影,更容易被影片的情感打动。想来“四十多岁的大叔在观影时独自哭泣”并非奇闻,只是真情流露罢了。

  另一个是00后观众,他们年龄尚小、心性单纯,但对爱情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幻想。《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就是从两小无猜的两个小朋友开始的,他们去长大去相爱,去付出去经历,这样纯粹的爱情童话令他们心向往之。

  而加入范伟这条线的确为影片增色不少,父子相处时经常闹矛盾,直到林格一次次逆转时间,才体会到亲情的可贵。只是当林格衰老的速度超过父亲,只能通过最后一顿饭重温父爱,父子和解之时也正是告别之时。范伟的演绎幽默且动人,他有让你笑着笑着就哭了的魔力。

  客观地讲,影片的情感表达并不是汹涌澎湃的,而是递进缓推式的,甚至很多需要爆发的时候显得冷静克制,于我而言是能接受的。当然,也有人不喜欢,认为平淡、无趣、拖沓,每个观众的感知方式不一样,都是可以理解的。

  但对那些一直抓住影片的设定bug不放的观众,我是觉得“误伤”了。就比如有人说林格逆转时间后,身份证怎么办,机票怎么买,难道偷渡过去陪女主读书……

  拜托,人家这是奇幻片,不是科幻片,不要用科幻片的那套标准来衡量奇幻片。科幻片注重科学逻辑,但奇幻片是用来开脑洞的,是制造童话的。逆转时间的设定,只不过是扔进平静水面的一颗石子,没必要揪着石子的形状不放,激起的涟漪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比如《星际穿越》点出的是“爱能够跨越维度”,在这样一部硬科幻片中诺兰大谈“爱”的力量,其实就已经有点无视科学逻辑。科幻片尚且如此,《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又何错之有?都是在探讨爱情的可能性,只不过更加偏向童话爱情。

  虽然《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的口碑不及预期,恰恰也折射出当代年轻人的症候。那就是年轻观众在日益快节奏的社会现实生活中,人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他们已然越来越不相信童话故事、认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不相信男主会为了女主一次次变老、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由于不再相信纯粹的爱情,因此他们会对电影里的纯爱故事表现出“不适”,认为假、不现实。对这部分观众,影片的营销不宜“用力过猛”,应该针对性调整受众预期,纠正受众偏差。

  即使在业内看来,《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的营销已经算是很成功了,映前热度高涨,双票务平台想看人数达150万之多,抖音话题播放量超16亿。但事后口碑的不足,说明影片的宣发策略上还存在缺憾,其中受众匹配度是关键问题。

  事实证明,相比不相信爱情的年轻观众,中年观众和00后观众反而是影片的目标受众,匹配度更高。那么影片的宣发策略应该更多地向目标观众倾斜,让舆论场更多他们的声音;对年轻观众则是正向引导、尽量争取,不过分刺激。

  假如时间逆转,再来一次,《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应该会得到更客观的评分,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作者|朗歌;公号|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激励计划签约账号【看电影看到死】原创内容

  WatchMoviesTillTheLastBreath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